加入收藏 | 集團網站 | 大有網站 | 義煤OA網| 耿村e家人

母親
發布時間 2020-05-15

  每當我坐在母親面前,端詳她日漸變老的容顏,忍不住陣陣酸楚涌上心頭。
  近幾日,母親身體欠佳,時不時就心慌出汗。加上晚上休息不好,看著母親發黑的眼眶,聽著母親吃力的喘氣聲,我的心里甭提有多么難受。人人都說老來難,母親經歷了一生苦難,老來卻還要遭受病痛折磨。
  母親出生在舊社會,今年七十七歲了。母親兩歲半的時侯,因為外公是地下黨,被叛徒出賣而慘遭殺害。母親四十多歲時,外婆因病去世。
  母親十八歲時嫁給父親,婚后一百天父親參軍到部隊。母親婚后第一年的正月,奶奶生了四叔,之后的幾年,奶奶又生了五叔和六叔。因為母親是長媳,她一邊照顧奶奶,一邊挑起了家庭重擔。為了全家十幾口人的生計,母親背著四叔去學校教書。別人家一年分不了一袋子小麥,母親教一年書,就可以扛回家一袋子小麥,為這個十幾口人的大家庭作出了特殊貢獻。
  母親二十四歲才有哥哥,因為產前痢疾,又害怕吃藥對哥哥不好,所以母親坐月子拉肚子一個月,導致貧血。哥哥也營養不良拉肚子。多虧了父親在外面上班,購買回來紅霉素,才治好了痢疾。但是母親從此落下了頭暈的毛病,只要勞累,母親就會出現嚴重頭暈,水米難進。都說月子里的病,月子里才能治好,母親生小弟的時候大出血,接生婆一籌莫展。母親硬撐著坐了起來,把身子下浸透了血水的床單一拽扔到地下。母親說她真是命大,她坐起來以后,血止住了。
  服役六年后的父親轉業在外工作,母親在農村參加大生產,干著和男人們一樣的農活兒,卻掙不到一樣的工分。母親天天怕我們餓著,吃不飽飯,經常挖野菜。土地承包到戶以后,母親一個人管理著十幾畝莊稼,成年累月起早貪黑,回到家里還要給我們做飯,忙家務。她總怕莊稼荒了,遭人笑話。
  有一年,秋莊稼剛茁苗的時候,滿地的野草也跟著瘋長起來,特別是有一種叫抓地龍的野草,它匍匐的莖蔓一節一節,只要枝節貼著地面就會生出不定根,比大豆苗長得還旺??粗鴿M地豆苗被抓地龍給淹沒了,心急的人眼淚都能掉下來。
  有人對母親說:“這滿地的草,啥時候能處理干凈???不要這些豆苗了,隨它荒吧?!蹦赣H卻舍不得,她相信總有一天,她會把這些野草統統拔光。七八月的天氣熱得像蒸籠,母親手提水壺,頭戴草帽,蹲在田間拔草,一天拔不完,第二天接著拔,星期天我們也和母親一起拔草。那一年收獲的大豆,我們在老家沒有吃完,還帶到了礦上繼續吃。
  又一年的秋天,正值小麥下種之際,老天爺不住地下雨。連陰雨天,把莊稼地浸得透濕。那些年的農機車稀缺,養牛的人家只顧忙自家的,哪還有功夫幫助別人家?為了及時播種小麥,母親就領著我們扛起鋤頭、镢頭下地勞動,依靠力氣深翻土地。連續一周,深翻了二畝多地。小麥種上了,母親也病倒了。
  父親心疼母親,把母親帶到礦上治病??墒?,母親總是擔心她不在家的日子里,我們幾個男孩子能否吃好飯,會不會耽擱上學,經常被學校老師批評怎么辦?
  母親盼著我們長大,等我們長大了就不愁種地了。父親擔心母親被農活累垮了,就趕上黨的好政策,盡快為我們辦理了農轉非戶口。
  然而,來到煤礦生活以后,因為父親的工資低,日子仍然捉襟見肘。無奈的母親,做起家屬工在加工廠為井下加工鐵絲網,一捆一百多斤的鐵絲網,母親說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起來的,那時候哪來的力氣。是生活所逼嗎?我們后輩誰曾經吃過這樣的苦?
  好不容易盼到我們參加工作,又到了我們結婚的年齡。從大嫂進門,家里就開始欠外債。面對未來的壓力,年近五旬的母親,又開始學著做生意,因為沒有經驗,第一次進貨就上了當。母親說:“狡猾的批發商不讓驗貨,一袋袋裝好的襪子,帶回家拆開后,才知道都是窟窿?!彼院蟛怕辛私涷?。
  從此,無論炎炎烈日和寒風凜冽,母親天不明就趕車到百里之外的洛陽關林市場批發衣服,回來后,又披星戴月趕集賣衣服。寒冬臘月,母親站在街頭等待顧客光顧攤位,幾番討價還價之后,總算賣出去一件上衣,回到家才發現買家給了一張一百元假鈔。母親傷透了心,以后買了個驗鈔機,預防再次受騙。
  因為是小本買賣,母親的生意始終沒做大,除了還賬,只夠補貼家用。母親又累瘦了,變黑了。
  常言說: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。我們兄弟四個年齡相差不多,伴隨著母親做生意的十幾年,母親跨入了花甲歲月。這期間,我們家添了八口人。娶兒媳、伺候兒媳坐月子,母親伺候了大的,接著又伺候小的,忙得焦頭爛額,唯恐照顧不周全,擔心兒媳們受委屈。好在我妻子、嫂子和弟媳個個都是通情達理之人,從沒有因為家庭鎖事吵鬧拌嘴。
  本來指望父親退休后,母親該享福了,沒料到,父親離休不到兩年就患了腦梗疾病。父親患病的十三年,年年住院治病,母親就要強打精神。父親身體一年不如一年,母親怎么能高興起來???母親總是說從父親得病以后,她都不會笑了。
  直到去年八月底,父親犯病后再也沒有離開床,不到三個月,父親就撇下我們走了。沒有了父親的日子,最讓我們放心不下的是,母親晚上不會瞌睡。二月十四日是母親的生日,我也沒敢提起,害怕母親想起父親。因為父親在的時候,我們只給父親過生日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為母親送上祝福,祝愿母親健康長壽。
  晚飯后,接到母親的電話讓我過去,我心里開始緊張,因為下班的時候我已經看過母親了,如果不是特別不舒服,母親是不會讓我過去的?!叭メt院吧?”得知母親心慌怕動彈,我放心不下。
  想一想母親這輩子所受的累,吃過的苦,我只希望母親每天平平安安。
  又是一年母親節,我卻守在母親的病床前,寫下這篇文章,記錄一下過去的點點滴滴,來表達對母親的愛,也算是送給母親的節日禮物。

(常村煤礦  李紅波)

[ 點擊數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
相關內容
查無記錄

 河南能源義煤集團   版權所有   豫ICP備10204243號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義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郵編:472300    

 

  網站管理
收废铁靠什么赚钱 四川熊猫麻将安卓版 彩金捕鱼ol可兑换现金 金牌配资 五分彩公式 萬赢在线配资 在家挣钱网 建网站怎么赚钱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资源 网络赚钱平台有哪些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开户